陈鸽

谨防巴特“新正统派”异端对教会的毒害!(陈鸽)2009-10-31

以下是陈鸽(潘牧师)与“欧洲动力双月刊”主编陈远明之间,论巴特的通信:


6/27/09 陈远明写:潘牧师,谢谢回信。我讲的实在是巴特(Karl Barth)......若巴特是自由派的,实在是很令人惊讶的事情。

2009/6/27 陈鸽答:巴特是“新正统派的鼻祖”,他们认为“超历史性的意义”比“历史性”更重要。所以,他们可以大讲复活,头头是道,心中却不信复活。可叹,如今巴特神学在许多高等神学院中,包括华人的,大行其道,很受欢迎。

6/ 27/ 2009  陈远明写:下面两点是结论,若是有一些实证,或是以他们讲的话作基础出发,就比较容易了解。 1、他们认为“超历史性的意义”比“历史性”更重要。 2、他们可以大讲复活,头头是道,心中却不信复活。这是一个很大的提问,今天大家都很忙,不一定要回答我。至少在我心里,会增加一些思考的空间。

2009/6/28 陈鸽答:陈长老,平安!鲍会园牧师在他写的「真理的准备」一书中有一章“新正统派神学的背景”,论到巴特思想的起源,值得一读。大略意思是:他生在一敬虔的基督教家庭,却接受了自由派的神学。所以,他传讲人类应当彼此相爱、协力合作来创造大同世界的“社会福音”。(当时,人类对世界前途乐观,加上政治稳定、科学发达、似乎“人间天堂”的盼望即将实现。)

 
但突然之间,1914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!自由派的“自信”遭到莫大的打击。如今人类发现自己不能彼此相爱,反而要自相残杀。巴特在德国所牧养的教会眼看也要瓦解。尽管巴特大有学识与口才,但他所传讲的“社会福音”不能给战乱与苦难中的会友带来安慰。他知道只有真正的福音,即圣经中所讲的基督,才能给百姓带来真正的盼望与安慰,但又因他自由派的神学背景,不相信圣经的历史性,所以不能诚实的去传那能够帮助人的福音。这令他左右为难,不知该怎么办。
这时,他想起祁克果的理论:信仰是主观、内在的经历,而不是客观的历史与信条。这个理论给走投无路的巴特带来一线生机,叫他“柳暗花明又一春”!他想:人类需要福音,信心不需要根据,如此就算圣经的记载有错误又有什么关系呢?反正福音是内在的事实,是主观的经历,是人类心灵与神的“相遇”。尽管圣经学者证明圣经的历史充满错误,但我们的信心可以不受影响!

如此,巴特在讲道与解经方面走上了一条新路:一方面他不接受圣经的权威,另一方面却仍要圣经中的福音。他一面接受圣经批判,一面传讲纯正福音。他可以用最合乎圣经的话语来解释主耶稣的教训与工作,而同时否认这些话语的历史可靠性。他甚至用这种方法解释了《罗马书》,使他垂死的教会,又再次“复兴”。(陈鸽)

2009\6\28 陈远明写:潘牧师,今天是主日,你竟然花费时间在我的问题上,有些过意不去,却是真有得著。谢谢了。

2009\10\26 陈鸽结论:巴特的「新正统派神学」比「新派神学」(或自由派)更加迷惑人,因为「新派」是赤裸裸的不信派,例如三自会的创始人吴耀宗,他不信童女生子、不信道成肉身、不信基督复活、不信二次再来。不信他就坦白的说不信,毫无掩饰;但「新正统派」的丁光训,却可以披上“纯正信仰”的羊皮,他可以写一本《怎样读圣经》,同时又不信圣经。他可以大讲基督复活,却不信肉身复活。他可以满口“主啊!主啊”;同时又卖主卖友。所以,「新正统派」是比「新派」更狡猾、更诡诈、更可怕、更迷惑人的异端。

 

陈鸽总结:

然而,陈远明在2009年11月号(26期)中竟然写到:“潘氏(陈鸽)在讲道中也将巴特(Barth,Karl, 1886-1968)列在假师傅名单之中。潘氏可能还不了解彼得在这里(彼后2)讲的假师傅是指异端,如果有人将巴特列为异端,这个人自己就肯定是个异端了。”

不但如此,陈远明更打着巴特的旗帜和加尔文的招牌,批判唐崇荣牧师(注1),这实在颠倒了是非、混淆了真假。因此,我们当小心防备他所主编的“欧洲动力双月刊”,因经上记著说:“分门结党的人,警戒过一两次,就要弃绝他。因为知道这等人已经背道,犯了罪,自己明知不是,还是去做。”(多3:10-11)

 

注1:欧洲动力第24期:从《加尔文要义人论》 + 《巴特基督论》看:如何为唐崇荣垂死的《动力季刊》加油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