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鸽

【福音使命】与【文化使命】的主次关系(陈鸽)

        耶稣进前来,对他们说:「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。所以,你们要去,使万民作我的门徒,奉父、子、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。凡我所吩咐你们的,都教训他们遵守,我就常与你们同在,直到世界的末了。」(太 28:18-20)

他又对他们说:「你们往普天下去,传福音给万民听。信而受洗的,必然得救;不信的,必被定罪。 」(可 16:15-16) 

这两段经文记载了众所周知的【大使命】,就是复活的基督颁布给教会传福音的使命。保罗说:“我不以福音为耻;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,要救一切相信的……”(罗 1:16)凡相信这福音的人,神就要拯救他们,改变他们,更新他们,使他们的生命焕然一新。正如(林后 5:17)说的,“若有人在基督里,他就是新造的人,旧事已过,都变成新的了。”这个里面的更新,一定会导致外面的改变。换言之,一个圣灵重生的人,一定会影响他周遭的人,即带来社会的更新与文化的改变。这就是福音与文化之间的因果关系。

 

请注意,这两者先后有序。先是福音在人生命里面心意更新的变化,后是外面文化的更新与社会的改进。这因果的关系不能颠倒了;福音必须先于文化。所以,福音传到之处,浪子回头了,家庭和睦了,离婚减低了,堕胎废除了,奴隶非法了,罪犯消失了,酒吧关闭了,科技进步了,教育普及了,医疗改善了,社会文明了,文化更新了。这是福音的大能在文化当中所产生的必然果效。

再注意一点,这两者不但先后有序,并且轻重有别。福音使命必须重于文化使命,因福音是能力的根源,文化的更新不过是福音的副产品。所以,我们不但要分清主次,也要分别轻重。不可本末倒置。

 

今天有些改革宗人士,提出三化异象,大力提倡基督徒的文化使命(注1)。没错,文化使命的确是我们当尽的本分。然而,我们必须分清主次与轻重。若不把握好圣经合宜的分寸,反过分地强调文化使命、社会公义、或政治参与,就会导致头重脚轻、舍本逐末的果效。不但如此,更会忽视主给我们的最重要的使命,即传扬福音的大使命(注2)。

解放前,西方的宣教士来华传道时,就采取了这两条分明的路线:一是以戴德生(Hudson Taylor)为代表的福音路线,二是以李提摩太(Timothy Lee)为代表的文化策略。戴德生致力于福音的广传、圣经的教导、门徒的栽培;李提摩太则专注于教育的普及、科技的发展、医疗的改进。结果,前者至今仍硕果累累,后者却基本上销声匿迹了。

不久前,我去到江西九江,发觉那里的信徒稀少、教会荒凉。本地传道人告诉我,那一带的早期宣教士,曾走过的就是李提摩太的文化路线,如今虽留下不少学校、医院、孤儿院、养老院,但信徒却所剩无几。相反的,浙江、山东、河南、山西一带却教会林立、信徒众多。为什么如此明显的差异呢?因为那一片是戴德生内地会的宣教士们曾经耕耘过的地土,如今福音的果效依然薪火相传、生生不息。

 

我们既有圣经的原则与历史的鉴戒,就当引以为戒,不要在福音与文化的关系上失去平衡了。谨记,这两个使命不是平等的、不是并重的,乃是先后有序、轻重有别的。基督的福音,永远是基督徒的首要使命。基督的十架,永远是我们传讲的核心。

 

林前 2:2 因为我曾定了主意,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,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。

加 6:14  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,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……。

林前 9:12 我们……倒凡事忍受,免得基督的福音被阻隔。

林前 9:23  凡我所行的,都是为福音的缘故,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。

 

•  我愛傳講主福音,傳講天上妙事,
傳講耶穌愛罪人,傅講祂為人死;
我愛傳講主福音,福音是神大能,
能救罪人免沉淪,能叫死人得生。

 •  副:我愛傳講主福音,傳講老舊的福音,
   傳講耶穌愛罪人,傳講耶穌救恩。

 

 •  我愛傳講主福音,福音美妙稱心;
勝過奪人的奇珍,勝過所夢黃金。
我愛傳講主福音,福音益我何多!
使我得到一新心,使我得進神國。

 

 •  我愛傳講主福音,因人多未聽見,
神是如何的慈仁,如何充滿愛憐;
我愛傳講主福音,因那常聽之人,
仍是饑渴要聽聞,像那未聽之人。

 

 •  我愛傳講主福音,越傳越覺甘甜;
每逢對人來講論,愈講愈覺新鮮。
等我進到榮耀境,所唱之歌必新;
雖新,仍是這一生,所愛老舊福音。

 

注1:属灵争战:不宜用属世的方法(陈鸽)

注2:勿陷入一场敌我混淆的“文化争战”中!(陈鸽回王永信的公开信)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