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鸽

学术虫子1 Academic Bug(作者:陈鸽)2016-11-10

学术虫子1  Academic Bug(作者:陈鸽)2016-11-10 - 陈鸽 - 陈鸽的博客

 美福神学院长陈若愚(前工人神学院长)在他写的

“系统神学”一书中,其中有一章论到「童女生子」。陈院长首先申明自己正统的立场:他是相信童女生子的。然后280页,他写道:接受童女生子与否,不一定与一个人对耶稣基督的信心有直接关系。换句话说,一个人不接受童女生子,不一定不能得救。

 

我有一位好朋友Brian Borgman 白恩牧师(内华达州、恩惠社区教会主任牧师)亲口告诉我,他神学院的一位同学,成绩优秀,毕业后到欧洲学府升造,拿到博士神学位后,回到美国加州一所基督教大学(Biola University)应聘,聘方问他:“保罗书信是谁写的?”他竟然支支吾吾说:“我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再回答。”

 

我还认识一位中国教会热心的信徒,他到了加拿大求学,得到博士学位后,奉献成为传道人,就去受神学装备。2006年,我到他所参加的教会去,讲了一篇道“我不以福音为耻”,三点:福音的唯独性,福音的绝对性,福音的排他性,更论到了天主教在福音上的妥协(注8),这位神学高材生听了之后,很反感,对我说:“我读神学最大的收获,就是心胸变得宽阔了。”

 

为什么这些大学者、大牧师、神学家竟然在这些基本信仰、大是大非的问题上,如此优柔寡断、暗昧不清呢?

 

引用白恩牧师的话说:他们被学术虫子咬了!(换言之,他们听信了那古蛇的花言巧语,就着魔了。)

 

学术派卷袭中国

 

中国教会与海外接轨后,越来越崇尚学术、注重神学、追求文凭、看重按牧。一方面,这是一件好事,但同时也隐藏着危机,因“那诸般怪异的教训”(来 13:9)(如:保罗新观、平系恩典福音、巴特新正统神学、王志勇的仁教心学,注15)往往借着“学者”与“名牧”之声望,打着“学术研究成果”和“不同神学观点”的幌子,加上“学术宽容、公正客观”的旗号,堂而皇之的进入教会(注17),因此误导了许多善男信女,这正是当前“学术派”给中国教会带来的冲击与困扰。

 

何谓学术派?

 

“学术派”意指那些因向往精英路线,追求神学文凭,而被学术误导,又误人子弟的学人。一旦“被学术虫子咬了”(受古蛇迷惑了),他们就“花心了”,开始倡导兼收并蓄:一方面,他们仍认信基要真理(甚至归正神学),但另一方面,他们又包容异端邪说,还美其名为“学术宽容”。说是笃信圣经,却容百花齐放;似有学者风范,其实华而不实;好像顺应时代,其实妥协真道;好像宽大公正,其实纵容错误;似乎很有创意,其实标新立异;貌似客观中立,其实心偏于邪;似乎绝对忠诚,其实别有暗恋。说穿了,这是信仰的不忠、妥协、花心。

 

早期的学术派

 

其实【学术派】不是当今才有的新产物,早在初期教会,我们就在哥林多教会,隐约看见它的踪影。虽普遍文化水平不高(林前 1:26-28)哥林多人却很崇尚学术,并且互相攀比、分门结党。所以保罗提醒他们:“弟兄们,我为你们的缘故,拿这些事转比自己和亚波罗,叫你们效法我们不可过於圣经所记,免得你们自高自大,贵重这个,轻看那个。”(林前 4:6) 

 

不走精英路

 

保罗没有迎合这些“学术派”。虽保罗知识渊博、多才多艺,但他不敢卖弄自己的学术。相反的,保罗对他们说:“弟兄们,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,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。因为我曾定了主意,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,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。……我说的话、讲的道,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,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,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,只在乎神的大能。”(林前 2:2,4-5)

 

保罗坚决不走精英路线(注7)。他拒绝用世人的“高言大智”或“智慧委婉的言语”吸引人归主,相反的,他只忠心的传讲基督的福音,所以当时的学术派就藐视他、厌弃他,更以他传讲的十架道理为“愚拙”,但保罗却深信此乃神拯救的大能(林前 1:18),好叫哥林多人的信心,不是建立在人的学术与“智慧”之上(林前 2:5),乃建立在“圣灵的大能”和基督的话语之上(参:林前 3:11;罗 10:17)。

 

信仰的兼容

 

哥林多人虽归信了基督,但由于他们崇尚学术、迷恋名人,所以导致了他们信仰的兼容:他们一边读圣经,一边学哲学,一边传福音,一边又吸收各门各派的神学观点;一边承认保罗、矶法、亚波罗的正统,一边也接纳亚里士多德、柏拉图、苏格拉底的“智慧”;一边听神的仆人讲道,一边又容让假师傅的道理。一边爱真道,一边容假道;一边信基督,一边宽容罪(林前 5);一边领圣餐,一边去庙会(林前 10:21);一边背诵使徒信经,一边听从假师傅的花言巧语。兼收并蓄。因此,他们的信仰参了水分,爱主的心也就不专一了。

 

学术的迷惑性

 

为什么哥林多人这么容易就被假师傅牵引去了呢?

 

因为那些“名牧”的学问渊博。他们也说是信主,手里还捧本圣经,并且伶牙俐齿、学术很高、来头不小。所以,哥林多人就被他们“忽悠”住了,“被学术虫子咬了”。

 

哥林多人以外貌取人(看重文化、学位、资历、口才),所以就把假师傅传讲的“世俗的小学”,视为高深的道理,反把使徒所传讲的福音的奥秘,当作愚拙、肤浅、“基要主义”。哥林多人自以为很“博学、宽大、公正、客观、平衡、有学者胸怀、有学术修养”,岂不知他们已纵容了错误、妥协了信仰、绊倒了弟兄,更触怒了基督,因他们已“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”。(林后 11:3)

 

神是忌邪的

 

因此,保罗愤慨的责备他们说:“我为你们起的愤恨,原是神那样的愤恨(原文:嫉妒或忌邪)。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,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,献给基督。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於邪,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,就像蛇用诡诈诱惑了夏娃一样。假如有人来另传一个耶稣,不是我们所传过的;或者你们另受一个灵,不是你们所受过的;或者另得一个福音,不是你们所得过的;你们容让他也就罢了。”(林后 11:2-4)

 

注意这最后一句话,你们容让他也就罢了! 和合本翻译的很斯文,ESV 英文版圣经说:“you put up with it readily enough.”意思极其强烈:“你们竟然如此轻易包容了!”岂有此理!

 

信仰的花心

 

保罗用丈夫的醋劲儿来表达他的义愤,他说:“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,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,献给基督。”

 

岂不知基督是你们天上的“丈夫”吗?你们(教会)是“贞洁的童女”,是基督的新妇。他与你们立了永约,他要你们专一爱他,他决不容让第三者!

 

正如(歌 4:12)良人说的:“ 我妹子,我新妇,乃是关锁的园,禁闭的井,封闭的泉源。”

 

但哥林多人却心不单纯、爱不专一,他们朝三暮四,包容了另一个耶稣、另一个灵、另一个福音、另一个学说、另一套理论、另一个“不同的神学观点”,还自认为心胸宽广,如同海纳百川。因此,保罗义怒填膺的说:“我为你们起的愤恨,原是神那样的愤恨……!”

 

歌 8:6-7 “求你将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记,带在你臂上如戳记。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,嫉恨如阴间之残忍;所发的电光是火焰的电光,是耶和华的烈焰。爱情,众水不能息灭,大水也不能淹没。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,就全被藐视。”

 

纯一清洁的心

 

这是第一、且是最大的诫命:神要求我们尽心、尽意、尽性的爱他,爱他至上,超乎万有!(参:太 22:36-39)他要我们向他“存纯一清洁的心”,就是专一爱主、单单爱主的心,有同一个贞洁的童女,许配一个丈夫。注意“一个“。一个女人有两个男人叫什么?

 

淫妇!这是基督绝不能容让的!十诫里第一条就是:除我以外,你们不可有别神。第二条:你们不可跪拜偶像,因他是忌邪的神(参:出 20:2-5),但哥林多人竟被世人的学术迷惑,以至对基督移情别恋,心不忠诚、爱不专一,失了贞洁。这是神最忌讳的,这也是【学术派】的症结所在:他们的心偏於邪“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,就像蛇用诡诈诱惑了夏娃一样。”他们的信仰花心了!被学术虫子咬了!受撒旦迷惑了,便对神的话语起了怀疑、生了二心。

 

口是却心花

 

当然,学术派不会承认自己的花心。他们口头上仍坚决咬定:唯独圣经、唯独基督、唯独恩典、唯独信心、唯独神的荣耀,然而,却心不在焉。其实,他们别有所爱、另有暗恋。他们不再专一爱主基督,不再单单信靠他,反而崇尚学术高的,欣赏口才好的,羡慕有文化的,迷恋有名望的,跟从有来头的,因此,就逐渐轻看基督的话语,藐视基要的信仰,“厌烦纯正的道理,耳朵发痒,就随从自己的情欲,增添好些师傅,并且掩耳不听真道,偏向荒渺的言语。”(提后 4:3-4)如温水煮青蛙,渐渐离弃“起初的爱心”(启 2:4),还不知不觉。这就是“学术派”给中国教会带来的危害。(待续)

评论

热度(3)